聖誕節前一天,我跟我媽就覺得小黑怪怪的,果然隔天就發情了,發情的特徵一一出現,會不受控制亂叫、愛撒嬌、蹺屁股。聽說發情時比較不適合結紮,於是等第一次發情結束,再帶小黑去結紮。比起饅頭,小黑的叫法溫和多了,我完全不受影響,晚上照睡不誤,只是會吵到其他家人,加上沒有打算讓小黑生小貓,早點結紮也好。

這次也是帶去佑仁動物醫院,我事先詢問許醫師相關事項,像禁食、住院、戴頭套,約好星期三下午帶去醫院。許醫師當天還有另一隻貓要進行結紮,小黑排在後面,所以要等晚上九點半之後,我才能接小黑回家。

由於我家離醫院很近,可以不用住院,只要術後連續三天去醫院複診即可。當晚接小黑回家時,小黑麻醉剛退,感覺很像喝醉酒,視線無法集中,加上手術後虛弱,身體搖晃的很厲害。那天很冷,醫生提醒要注意保暖,避免風吹,但我家沒有暖氣設備,只好去藥房買暖暖包應急。剛回家我先把小黑關在貓籠裡,還拿毛巾包兩個暖暖包丟進去。過了兩、三個小時,小黑一付很想出來的樣子,我看她比較不暈了,想說放出來看看狀況,也順便讓她吃點東西。沒想到小黑一出籠子,躲人躲的跟什麼一樣,加上饅頭突然不認得小黑(因為氣味變了嗎),一直對小黑低吼,整個狀況超混亂。最後我只好把小黑關進房間,讓饅頭在客廳睡。關在房裡的小黑依然怕人,我沒辦法抓住她,只好放任她自由活動,沒想到小黑還有力氣跳上我房裡的大衣櫃,有超過一個人高,完全看不出來剛開完刀。

為了避免貓舔傷口,醫生說要戴伊麗莎白項圈,我就拿以前饅頭結紮時的項圈來用,不料小黑頭太小,根本戴不住,戴上不久立刻掙脫了。我只好放棄讓小黑戴項圈,請家人幫忙多注意。

結紮後第一天,小黑走起路來,後腳還有點怪怪的,但到今天第三天,小黑已經完全恢復正常,跟饅頭也和好了。不是我自誇,小黑身體真的很好,恢復的超快,連醫生也說小黑在動手術時,麻醉退超快,當他在縫線時,小黑已經快醒過來了。

現在就等下週三去拆線,我更好奇的是,小黑肚子因開刀剃掉的毛,不知道多久才會長回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rangecat 的頭像
strangecat

一隻貓的自言自語

strange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